金庸縱橫

現代西方文藝,藝術性高的,往往不易大眾化,能大眾化的則常流於淺俗。金庸小說之大眾化,當代華文作家無人能及,而其藝術性又普遍被學界肯定。這與古典小說如紅樓、水滸、三國、西遊;詩詞如李白、杜甫、王維、白居易、蘇東坡俱是讀者最廣、藝術性最高是一致的。

中國小說的內容有幾好:一是政治歷史演義:如東周列國誌出左傳,三國演義出三國誌。二是才子佳人:如西廂記、紅樓夢、浮生六記。三是江湖俠義:如史記之游俠、刺客列傳、水滸傳。四是神怪傳奇:如西遊記、聊齋誌異、濟公傳。金庸兼有四種傳統,而神怪傳奇的「神怪」雖少,「傳奇」風格的想像力,則大放異彩。從故事的變化莫測,人物性格的光怪陸離,武功造型的超拔特立,皆能引人入勝。而人物心裡的分析、故事描述的角度、華夷之辨的史觀,又兼西方現代小說之長。且中國文化所特有的琴棋書畫、詩詞歌謠、烹飪、蒔花、醫理、經絡,無不匠心由之,逸趣會心。

武俠小說武功之難寫得好,一在於「親」,能如在目前,二是「美」,有藝術想像力,三是「境界」,要通於人生之理。段譽跌落無量山谷無意得「神仙姐姐」逍遙派武功的一段,寫無量派山後絕壁上的人影,在月光中如夢如幻的比武傳說真是美。而段譽「凌波微步」典出「洛神賦」,洛神自水面緩步而來,飄飄似仙子。他不會武功,但只要專注於易卦步位,便能遊刃於刀光劍影,不被任何武功所傷。凌波微步能逍遙於敵前,在於「北溟神功」所蓄之無限內力,取「莊子」海深方能舉大舟典故。人生若能跳出「競爭」之外,於美醜、貧富、學位、權勢,皆無視而不為所困,但這「內力」如海之深,談何容易?刀槍照頭,而能「無視」唯專注於卦位步履,又豈是常人所能?此所以莊子能「逍遙」於他那個時代之理。

金庸「九陰真經」取老子,「北溟神功」取莊子,「天龍八部」取佛經,「俠客行」取李白詩,皆得其理、得其美。唯「凌波微步」、「降龍十八掌」取易經卦位與爻位,得其美,未得其理是小疵。

  • 三座香爐香氣的結合/評天龍八部

  • 天若有情天亦老/評射鵰--神鵰--倚天

  • 難以同情的萬劫雪蓮/評笑傲江湖

  • 三杯吐然諾,五嶽倒為輕/評俠客行

  • 韋小寶的病與康熙葫蘆裡的藥/評鹿鼎記